這是由真實故事所改編的電影,

兩個為了自己的小孩努力奮鬥的媽媽,不願成全於教育體制下的故事

一個單親媽媽,因為自己的女兒有閱讀障礙而不被老師所重視,

另一個女老師諾娜,她的兒子也有學習上的障礙而被同學欺負毆打,

但是教師工會卻僅僅是保障老師的工作權利而漠視學生的教育,

一個未來只有2%的學生能考上大學的國小

一個未來有半數都會進去監獄的國小,

要改變整個體制需要有多少的勇氣?會遇到多少的阻礙?甚至遇到抹黑或是傷害的手段

更需要多大的決心來堅持下去。

有人問,你有多少把握能夠成立這樣的學校?

老師說,不一定,也許可以,

但是單親媽媽說,百分之一百可以。

 一個是毫無背景的單親媽媽,一個是教育系統下最基層的教師;

她們奮力對抗整個州的教育體制。

你以為大家習慣的事情,就是正確的事情?

這部片我看得老淚縱橫,深有所感。

  

對我而言,看到永不放棄的地方,在軍中,那是在憲兵學校看到的一本台灣建國的漫畫書,

我已經忘記書名了,但是貫串全文的就是"永不放棄"四個字。

而我真正實踐永不放棄的地方,更在軍中。

當兵前我考了大客車執照,結果我沒有被選作人人稱羨的駕駛,

我考了重型機車駕照,結果我沒有進入憲兵重機連,

但是因為我是獸醫,我被抓進了目前全國軍唯一的軍犬單位。

在這個小小的單位裡面我看到了整個制度的荒唐和無奈,

全台灣唯一剩下的24隻軍犬,18隻現役犬,6隻年滿八歲的除役犬。

40年來沒有改建的老舊建築,潮濕陰暗的水泥犬舍,

還有用木板,鐵絲,水泥拼拼湊湊的破爛白鐵犬籠,

這是軍犬們一輩子的家。 

 

幹,爽兵,每每遇到朋友們聽到我是軍犬組獸醫的第一句話,

每天要清掃40坨的大便,刷洗24個犬籠犬舍。滿身的屎水汗水以及被狗咬的血水。真的是爽兵。

我負責養的狗叫Candy,一隻退役的德國狼犬,一個好脾氣的女孩。

在這一年當中我用一個訓犬員的角度,用獸醫的角度,清清楚楚地看遍了軍中的文化。

我看著生病的犬隻因為經費的關係必須要阿兵哥自費就醫,

我看著年邁有病痛需要開刀的犬隻必須在營舍裡凋零,

我看著犬隻在潮濕陰暗的環境裡皮膚潰瘍,

我心驚於每每颱風就會淹水的犬舍,更膽戰於隨時會鑽到犬舍裡的毒蛇。

最荒謬而令人無法置信的是,這些狗要一輩子住這軍營直到老死,即使早已光榮退役。

"因為這是軍中的財產,就像一支槍一樣。"

很多人笑我沒有人當兵當的這麼認真,我用自己當兵最寶貴的放假時間,做了整整40頁的"除役犬的認養提案"報告,

我花了兩千多元,自己一個小時8塊錢的薪水,為了印這些報告廣發給各級長官。

我當時和所有軍犬組的弟兄們說,我一定要把牠們帶出來,

訓犬員和其他的獸醫都會問我,你覺得現在成功的機率是多少?

我和他們說,我沒有想過會失敗,不管用甚麼方法,我都一定要完成這件事情。

很可笑,而且可笑的過份,因為我對上的是整個軍中的體制。

我無法描繪出這樣的過程有多艱辛,但在艱辛中卻也令人難忘,

我拿提案給指揮部一等督導長,我在離營宣教和少將指揮官提這件事情,

以前的人都會為自己的權益發聲,而我今天要為永遠不會為自己發聲的動物來說話。我在離營宣教時這樣說。

在退伍的前一天,我打電話到憲兵司令的辦公室,我和太多的少校,中校,上校,還有一等士官長講話,

我不在乎我自己是一個小小的一兵,也有很多長官給予我支持肯定

但更多的莫過於潑冷水或是做做樣子把這件事情呼攏過去。

連長語重心長的和我說,這是牽涉到法律的問題,軍品無法攜出營舍,即使報廢的也一樣,

因此,可能即使司令也沒有辦法改變現狀,最高的層級根本是我們下面看都看不到的地方,就算真的要修法至少也要兩三年。

但是這些年邁的軍犬,在這樣的環境還有時間等嗎?

就像這部電影校長所講的:我不要等了!!

要鬧上街頭嗎?要鬧上媒體嗎?要連署嗎?要寫總統信箱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願意作全部有可能的努力。

 

退伍後三天,我打了一通電話到1985,以前從來沒想過的申訴專線。

這已經是軍中申報制度裡面的大絕招,但是最後回應的卻是推卸責任以及一大堆一大堆的藉口。

這些都足以讓我放棄,讓我垂頭喪志。

不過台灣還是有很多愛心的人願意關心這些軍犬,他媽的軍中體制。

我找上了專門於動物福利的費昌勇老師,他給我安心穩定的力量,告訴我他一定會幫我。老師幫我連絡上了關懷生命協會。

即使在環島的途中,我還是花了好多的時間細細地和關懷生命協會說明我所有蒐集的資料還有所有的故事。

協會也非常有耐心的仔細確認所有的故事和細節,希望不要有錯過任何的環節,

後來協會找上了立委來為這些軍犬發聲,最後,就在前幾天,蕭美琴立委在質詢時狠狠地告訴國防部長有一群可憐的軍犬正在受苦。

總計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做了無數的努力,我對抗上了整個軍中的體制。

我認真地相信,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中所說的,當你真心地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來幫助你。

我想這些軍犬也會相信,牠們在裡面這樣盼著一輩子,總會有出去的一天。

 

耐心看完這篇的您,若是願意也請把這文章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這個訊息,

避免在軍犬真正出營之前,又被迂腐的軍中文化偷偷的把事情給壓下去,

讓這件事情沒有退燒的時候,讓軍犬永遠有希望的時候。就像這部電影的最後,小女孩說的:Hope 

 

 
 
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決議案
 
國防部憲兵指揮部202特種車輛連軍犬組所飼養之24頭軍犬(除役計有6),其主要任務為偵測爆裂物、維護國家元首及行政單位主官之安全,其生活及工作壓力極大。再者,因目前現役軍犬飼養及維護皆由國安局特種勤務預算予以支應,除役軍犬之傷病或診療費用皆無預算可支應。故建議國防部憲兵指揮部應針對軍犬提升整體醫療資源與照顧人力;在除役軍犬上,則應仿照國內海關除役犬之方式開放認養並成立軍犬養老金(美國於2000年已通過法律,除役犬可開放認養,並有軍犬養老金),以妥善照顧為維護國家安全奉獻一生、勞苦功高之軍犬。
 
提案人:蕭美琴
 
連署人:邱議瑩、陳亭妃、蔡煌瑯、陳唐山
 
結果:通過決議

 

現在,還有多久可以把牠門領出來,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門已經開了一半,至少,已經看得道前面的光明。

祝福這些軍犬,能有幸福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龔阿嘉 的頭像
龔阿嘉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