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才剛剛變熱,就一次熱到位,幾乎沒有過渡期

然後接著又是幾天的滂沱大雨,

雨甚至大到雨刷就算開最快的速度也擦不完這些悲傷的淚水

套句歐瑞歐的話"天氣怎麼和女孩子一樣!"

 

一早在牧場首要工作就是幫牧場的四隻阿狗打狂犬病疫苗

想當然爾會有小動物醫師現在在心裡想說"打個疫苗也好拿來說嘴"

不過在牧場裡面有趣就有趣在做甚麼事情總要搞得你灰頭土臉才行

這四隻阿狗根本就聽不懂人話!!

平常懶洋洋地躺在地上曬太陽,

一看到抽疫苗的針筒就躲到看不見狗影,四五個大人在場內奔馳半天只看到幾個影子出現又消逝,

只好出一張嘴叫喚這牠們的名字,不知道名字就叫小黃小黑小白,

偏偏又有兩隻小黑,我看全天下的牧場小狗名字都一樣吧!抓到狗的時候早就搞得大家滿臉屎味 

打完疫苗了倒是挺爽的在那邊裝可愛

打完疫苗了倒是挺爽的在那邊裝可愛

 

 

終於開始進入牛舍工作就發現因為天氣變熱,蒼蠅一家大小全都出來示威遊行,

也許是今年冬天冷太久都沒出來運動運動,一個小時內我共計被蒼蠅偷襲鼻孔六次!

我不懂我的鼻孔怎麼這麼有魅力以及神秘感,搞得大家都想進來探險,

我平常用食指探索的時候也沒有感覺到甚麼特殊的寶藏阿?!

是真真實實的鑽進我鼻孔!這讓我想到以前有人說:

"挖鼻孔很爽,但是若有人不經過你同意就挖你鼻孔,感覺就像被強暴"

說真的,對於我今天的感覺形容得挺貼切的,像是被強暴五次,

正當我心煩意亂的揮舞一隻手趕蒼蠅,另外一隻手還在牛屁股裡面的時候,

說時遲那時快,這隻婀娜多姿的母牛放了一個很沒氣質又很大聲的響屁,

哪個白癡以為巨乳的女孩就不會放響屁的,

雖然沒有鏡子在手邊,卻可以感覺到臉上必定多出了幾個帥氣的黑點,

牧場主人似乎沒發現我變帥了,正在和我介紹這隻放屁大王的歷史,

原來這可是一隻生過13胎的牛!!!!!!正常一頭牛每胎產一頭牛,阿牛的懷孕時間和人差不多,

但是台灣大多牛在生過5~6胎之後,

繁殖效率會變差,就會被牧場淘汰掉,

換算一下若是女牛一兩歲會生第一胎,那麼等到被淘汰大概也是十歲以內 ,

這隻牛是民國八十出頭年出生的,主人說她是是全桃園縣最老的牛!!!!!!!

簡直嚇壞我了.被老奶奶噴到屎也算是我的榮幸,就不責怪她了

 

除了髒兮兮的蒼蠅和牛糞以外,也是沒有甚麼乾乾淨淨的故事,

只有和獄警吃牢飯的悲慘故事:

想到當天的情景眼眶就不禁泛紅.....

還記得那天下午天氣極為炎熱,

到了台北監獄外面的時候是正午時分,

有一個高大帥氣的獄警帶著我們進去台北監獄,

旁邊的員工宿舍赫然發現一隻可愛的迷你馬出現在眼前!!

這匹馬臉上掛著腳鐐,身上穿著防彈背心,拿著一支槍,我嚇到差點漏尿!!!

揉揉眼睛一看,原來腳鐐是一根童軍繩,身上是馬鞍,槍裝在鼠蹊部.

原來這匹小馬因為和囚犯幹架,在一記左勾拳之後腳內側被刮出一道傷痕

老師簡簡單單縫合傷口讓他變成一隻刀疤馬.希望小馬哥以後在監獄內講話會比較有份量.

大家坐下來聽聽獄警說監獄內那些大名鼎鼎吃了惡魔果實的人的故事,例如總統哥哥以及泰英哥哥等等...

當然由於這位獄警是負責伙房的,所以如果有吃到囚飯和囚餅也一點都不奇怪了

為何去監獄的路上有如此甜美可愛的名字?

為何去監獄的路上有如此甜美可愛的名字?

 

 

特別值得一提的還有比較害羞一點的手術:公馬的結紮!公馬的睪丸比我的拳頭還大!

真不知道怎麼練的.這天是在所羅門馬場,一聽就知道是一個基督徒開的馬場,所羅門王是聖經中最智慧的君王

馬廄裡面竟然住了一隻表情如此豐富的駱駝!

馬廄裡面竟然住了一隻表情如此豐富的駱駝!

 

馬場中有三匹雄赳赳氣昂昂英俊帥氣但是一點都不高大的....迷你馬

殘忍的獸醫應馬主要求必須要割掉他們碩大可口的睪丸,不要說我變態,因為這些割下來的睪丸確確實實會以炒麻油處理!

送入甚麼東西都敢吃的人類口中.

要結紮當然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但是困難點在於:

小馬哥是極具暴力特質又極度怕痛的動物

但是在無法把馬兒麻倒在手術的情況下,只能用些許鎮靜劑以及局部麻醉,

讓他們站著且凶狠的瞪著我們手術,在這種情況下,

只要他們不爽踢一腳我的臉就少一半了,不過以我的面容來說來說,變一半應該能夠帥一點也說不定.

首先將手塗滿優碘,然後像玩兩顆按摩球一般的把睪丸外的陰囊搓柔均勻,

說真的大小和觸感都不輸給大理石製成的按摩石,

切開皮膚擠出男人們的尊貴象徵:愛羅批 之後,

馬場工作人員眼睛發亮的爭相搶奪準備飽餐一頓,

總計有六顆美食,迷你馬雖小,但那話兒可是一點都不輸給大馬,

最後一匹馬叫做BMW,老師非常好心的讓我操刀這匹最兇惡的馬,果然和名字一樣爆發力十足,

引擎馬力全開極度難以駕馭,局部麻醉下了兩倍劑量還是把蹄子踢的砰砰作響,至少需要三四個大男生保定他,

第一次親手切下這麼一大顆睪丸果然用看的真的是比親自做簡單的多,

和小狗小貓全身麻醉後再割掉蛋蛋的情況天壤之別

兩個小時後,三匹小馬娘的人生就此改變,希望牠們未來好好做一個莉菁姐姐

鵝鵝鵝鵝鵝鵝鵝

悲傷的BMW跑車在被割掉之後終生鬱鬱寡歡

悲傷的BMW跑車在被割掉之後終生鬱鬱寡歡

 

這匹馬大概沒有比黃金獵犬大多少,看他這麼帥就知道不是這次蛋蛋被切掉的苦主

這匹馬大概沒有比黃金獵犬大多少,看他這麼帥就知道不是這次蛋蛋被切掉的苦主

 

這幾天回台北的路上行經南崁交流道附近的群山山頭,

都可以看見巍巍白雪,好不壯麗.

浪漫的雪花覆蓋在綠油油的山頭上面,

有如新娘的白紗,難道這些山也在趕民國100年的結婚潮??

原本我沒有發現這樣的美景正在身邊出現,是老師提醒我才注意到.

"深夜遇見蘇格拉底"電影裡有一句話意思是這樣,

隨時都有事情發生,任何一刻都難能可貴,

所以,各位朋友,在這美麗的世界,請記得隨時用心留意周遭,

必定會發現今天又是一個美好的一天,

 

沒機會看滿地的桐花,只看見滿頭的白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龔阿嘉 的頭像
龔阿嘉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