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周開始艷陽高照,每天都熱得半死,

平常提早一小時到牧場會先坐在車上看書,

現在只開窗戶似乎以及無法消除我的熱火焚身,

(對,怎樣,我就是想要熱火贏!)

只好把冷氣打開,舒舒服服的打開"五歲時,我殺了自己"

我因為喜歡小王子,因此去看這本在法國和小王子齊名的書,

大人們的世界確實是複雜的社會,也許真的很難再回去五歲時的純真了,

也無法再用那樣的眼光看事情.即便如此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下了車頂著美麗的陽光,可愛的牧場小鬼頭馬上衝過來要我陪他玩,

雖然我在朋友間整天被靠杯長得像30歲的大叔,

但是不可諱言的,即便如此我仍然是在牧場內和小孩年紀最近的人了!!

我們光玩你丟我撿的小紅球就玩了半個多小時,

每一次球飛出界外要我爬進陰暗恐怖的草叢堆去撿球,

這位小帥哥就會樂不可支,好像他的目的僅僅於此,我實在很懷疑他五歲時是不是想殺了我...

這天他穿了一件男人味十足的粉紅色小背心,

看他原本濃眉大眼的現在眼睛擠成這樣,就知道當天太陽有多熱情了.

看他原本濃眉大眼的現在眼睛擠成這樣,就知道當天太陽有多熱情了.

 

讓我不禁想起我當年媽媽也給我穿上紅色女孩的小吊帶褲,

腳上穿著蕾絲邊的性感小襪子,頭上還被燙了個大捲髮,

活脫是個從小就娘到不行的少女時代,不過比起小帥哥從小就有粉紅色的座騎,我實在是不得不倉皇退下.

 

常常有朋友問我是不是專門做大動物,

說來慚愧大動物實在不敢說真的懂.頂多會一點皮毛

像是有一匹馬在我面前我大概不會說他是鹿,除非他用槍指著我.

但是也絕對不是只做大動物,因為我總是不務正業,舉個例子來說,

犬貓的中獸醫治療就非常有趣,這一年多特別多花了點時間學習.

 

還記得大五的時候,從韓國來了一位金教授到中興來long stay

教了一整年的針灸學的課程,也開啟了我對於針灸的一扇門

那時候金老師在動物醫院最厲害的莫過於針灸刺蝟

在一隻小小隻的刺蝟雙手插滿了細針,有如金鋼狼一般

身上的刺已經夠多了,手上的刺更是在爭奇鬥艷,

先不管後來醫療效果如何,光戲劇效果就一百分了

(因為講真的我也不知道最後效果怎樣)

每次上課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實際接觸的機會,

但是大學生的調調總是要懶懶散散才符合大學生,

因此說自己有學到多少好像也說不上來.

後來大五臨床病例討論是第四胃異位,發現竟然有針灸的治療方式

於是乎跑去龍潭請教蕭老師,也第一次吃到了老師釣上來的生魚片

還記得那年臨床討論我好像是第一個報告有關針灸的病例,

 

後來回台北以後因為老師的鼓勵而加入中華傳統獸醫協會

從一年前上報紙的駱駝哥到白馬姊,

一直到小貓妹和小狗弟,都多多少少看過實際的針灸治療

針灸用針從細如髮絲的36G針灸針,到嚇死人粗如鋼釘的大動物用針,

針灸方法從水針到火針,從電針到雷射,

從令人寬心的溫灸再到患畜整片背部被一片火海覆蓋的火燒戰船,

每一種都有不同的驚悚等級和戲劇效果

 

台灣的馬匹醫療環境並不理想,沒有任何一家專門大動物的大型動物醫院

想當然爾在設備和醫療器材不足的情況下

多多少少必須借助中獸醫的傳統醫療方式來輔助治療

因此常常到馬場和老師幫馬針灸,

每匹馬的個性大不相同,有的輕鬆享受

有的把妳視為殺人犯一般,

不過時常聽到畜主和老師說針灸確實有很大的療效

因此都希望定期來做治療,聽了真的是會讓人精神大振.

因為畢竟這種傳統醫療方式很容易讓人質疑其效果.

到底是不是真正有用也說不準,每隻動物的結果也不一定相同.

不過常常聽到非常令人驚奇的效果就是了,尤其是那些經由西醫判定必須放棄治療的動物

 

以前中興莊老師曾說,要特別感謝那些給你第一次機會的人,

所以我實在要特別感謝林灣灣的家人,還有麥麥本狗

從一開始的醫生說是鈣缺乏造成軟骨病(這三小)

到後來另外一個醫師說脊椎和骨盆腔受傷

再到骨質流失,最後診斷是類風溼性關節炎,

令人無法相信的醫療,但是他們全家大小卻仍對我信心十足,

更完全願意讓我來為麥麥針灸,

第一次一個人插針時,拿了兩本書在旁邊按表操課,灣灣全家大小圍在旁邊一同學習,沒有任何質疑,

這種感覺真的有一種被支持的安定感,

雖然最後台大的醫生判定無藥可醫,但是我想用中醫的方法慢慢調理

總會有希望的,順便與大家分享,最後是使用白虎湯和四妙丸兩帖中藥,

希望麥麥你有一天能回到年輕時候的跑跑跳跳~

 

為什麼要寫這一篇有的沒的?

因為前幾個禮拜得知當年來中興的韓國金教授病逝了~

他也算是我最一開始接觸到這個領域的啟蒙老師.

老師講話慢慢的,很和氣,老師你好好休息,謝謝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龔阿嘉 的頭像
龔阿嘉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