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板位

亞紀在29號颱風來襲時,孤單的一個人離開。

我坐在夜晚的風雨交加的電腦前面,

看完了 "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

朔太郎用錄音帶的回憶重新走了一遍青春時代時刻苦銘心的愛情,

劇情毫不擺脫日劇三寶:車禍,癌症,治不好

悲傷至極的愛情故事曾是我最愛的電影類型,

不知道何時開始已經漸漸開始失去對於這種電影的感動

 

上床睡覺已經是凌晨了,

9號颱風,蘇拉,儘管妳在窗外喊破喉嚨,我也不會來救妳的。

 

凌晨五點的天空怎麼和在軍中每天五點起床的天空不一樣顏色,

先不管為何自由的天空反而是灰色的,至少自由的空氣是甜的。

 

睽違了一個多月終於又有機會和老師出診,
在這樣的天氣哩,難得的竟然出現了梅花鹿要鋸角的case,似乎更顯浪漫

吃著煎的酥酥的玉米蛋餅配上五月天的熱血,鼓聲和雨聲一同伴奏

先到老師家和老師滿頭大汗的製作吹箭,上一次做吹箭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

結果手忙腳亂的把針深深地插進自己手裡,
看來我吹箭的技術倒是挺準的

 

前往南庄的路上,除了風雨,一路無阻。

聽說周末滿是人潮的老街現在冷冷清清,

桂花巷和我國中的印象相差不遠,只是被雨洗得乾乾淨淨,

到了百香農場,一整群的迷你馬,梅花鹿和山羊在小圈圈內轉來轉去,
這樣可好,吹箭要瞄準梅花鹿時馬兒馬上擋在前面護駕,
要不就是山羊黏踢踢的跟在旁邊,

只好祭出胡蘿蔔戰,,這下可好

原本以為鹿鹿小姐會迫不及待地跑來吃

結果壓根子忘記他的這些馬朋羊友通通都愛吃!!

把場子擠得水洩不通,好啊!!鹿鹿都不用吃了嘛

最後請牧場老闆以男人計勾引鹿鹿的注意,

迅速吹了一槍,但搖搖擺擺的不是鹿兒,

是卡在肩胛骨的吹箭...

IMG_2109  

幫鹿鋸角最困難的莫過於其他調皮的迷你馬會不斷地偷咬你屁股,

好吧,屁股上留幾個濕濕綠綠的馬的嘴型好像和臉上有一道疤一樣man就是了,

在風強雨大的農場裡看著因為麻醉而睡得又香又甜的鹿鹿,

有一種想在馬廄裡躺下來抱著牠睡覺的衝動,

IMG_2111  

不過你說的沒錯,地上都是濕濕的草食獸大便就是了...

看著混濁的溪水嘩啦啦地把苦花魚通通藏了起來,

老師也只好放棄把牠們抓回家的念頭。

 

俗辣的眼淚,噢不,是蘇拉,

也讓老師晚上的動物醫院獲得了短暫的清閒,

在老師的魔術道具之中,也聊盡了我未來的方向

雖然我自己還是沒有明確的解答,但是繼續朝大動物努力是唯一的目標

"媽,我回不去了"

留在老師家睡一晚的夜裡,看著書架上整套的吉米哈利,

希望在夢裡幻想我也能成為這樣的出診獸醫。

 

一大早的風雨已經不是僅僅嘶吼可以形容,

9號颱風呼天搶地的嚎啕大哭,

我和老師開車到大園的牛場,才知道河堤潰堤,

水淹牛舍之下根本不用進去了,

也沒空細細思考牛游泳到底是用牛爬式還是狗爬式,

趕緊前往下一個馬場,

短短的路程卻因為汐止所有橋墩幾乎都封閉了,根本出不去也進不來,

不過還好沒有淹水,就憑這一點我看汐止的房價應該要開始漲了。

 

包皮發炎的公馬已經老到馬齒徒短,但是卻仍暴力十足,

原本就一包的潘尼斯現在更是腫脹到連腹部都有水腫,

哎呀哎呀,給你個消腫藥看你氣成這樣,

八成是害怕藥效發作馬上下面就要消腫了,怎麼帥一下呢?

聽著老師如數家珍的說著每一匹馬自己的故事,

聽著聽著,也許這些馬的故事也有資格有屬於自己的傳記,

是嗎?當然,也許要先學會寫馬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龔阿嘉 的頭像
龔阿嘉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瑛
  • 呵 手沒事吧 吹箭的技術也太準了吧XD
  • 還好還好,痛了一天就沒事了:)

    龔阿嘉 於 2012/08/03 21:50 回覆

  • 悄悄話
  • 亦晴
  • 好~好~看!

    when we are in the good days,make art,
    when we are in the bad days,make art.

    這是寫下睡魔的作者在今年美國某一所藝術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所說的話。是指人生遇到很多高低潮,最好轉化它們的方式就是創造藝術,寫下來,畫下來,紀錄它。那人生再離奇的好事雖事,都只是故事的一個片斷。

  • 謝謝妳分享的這句話啦~
    每每看到妳用生活發生的事情畫的小插畫我都覺得超可愛!!
    所以妳也一定要繼續畫下去

    龔阿嘉 於 2012/10/29 0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