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臉書滿滿都是一位年輕有愛心的獸醫過世的新聞
經過幾天的沈澱,
真的很需要讓更多人知道這是多麼嚴重的事情

 

還記得幾年前在為了軍犬除役奔波的時候
整個體制的漠不關心讓人心寒
而現在某些公務員的長官,
我相信和軍方一樣事不關己
當時還好有外援協助
學校單位的支援,還有動保團體的相挺,
都讓後續軍犬有機會重見天日的重要推手

 

後來的單車義診,也和很多動保社團一同合作。
大部分的團隊都是正面且充滿關懷理念
我想『動物保護』是一個應該存在大家內心的思維
但是這把尺每個人都不同,就如同對人的關懷每個人都不同一般
若打著道德的制高點,很容易傷害別人
若是動保思維過於極端或過於理想化,很容易就變成酸民
打著道德的大旗揮舞來抨擊做事的人
也許講不贏你,但其實也只有口舌之快而已
少數愛心媽媽已經開始造成現場獸醫師的困擾
因為『愛心』這個字太重。
但有時候並不了解大環境與制度的問題
大部分的獸醫師都是因為對動物的關懷更多,而願意全心投入
卻成為兩難的夾心餅乾,需要的是更多的鼓勵和支持

 

研究所的時候,我曾擔任流浪狗收容中心的助教
看到明明『上限』100隻狗的畜舍,
養到超過200隻好像也理所當然
可以想像:空間不夠,狗咬狗,疾病傳播迅速
零安樂死絕對是一個假議題,如果沒有搭配零拋棄的配套措施
因為空間不會無限擴大,空間有限,
資源有限,人力有限,食物有限
但狗進來的數量不斷擴增,因為不能安樂死
公家單位為了美化數字,為了表面功夫,
卻忘了這些動物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這錯誤的政策還有資源的不足
導致所有活著的狗更痛苦,比安樂死還不安樂。

 

遺書指出:選擇平時對狗兒安樂死的手段自殺,
是要凸顯現有台灣動保結構問題,政府沒有給足資源,
無法做好源頭管制工作,流浪狗到了最下游的收容所都是苦難。
並希望大家知道「生命沒有不同」,
希望政府做好動保源頭管制。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21000542-260107…

我想,分享讓更多人知道會是給政府一個面對的壓力

創作者介紹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