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蘭嶼回來的第一周就急著想出診,

已經脫離了一個多月的牧場生活,

聞到青草和牛屎混合的香味還是如此令人心曠神怡,

不免俗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丁字褲的舒適問題,

我除了告訴他們我買不到像我這麼大的size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過牧場的劉媽媽還真的在我在蘭嶼的時候跑來蘭嶼!!真是太令人驚喜無比了.

 

一個半月沒有把手伸進牛的屁屁裡面,

確實多了一點害羞又興奮的感覺,

溫暖而安心的感覺一點都沒有改變,

挺特別的倒是遇到了兩隻木乃伊胎的小牛,

其中一隻當場被拉出子宮,

看著牠已具雛型的身影心裡突然有一股淡淡的哀傷.

 

這天是半年一度的割草日,

長青牧場自己有種幾甲的牧草供自家牧場阿牛食用,

十餘甲的牧草總是要花個幾天才能把草打完,

打草的過程艱辛無比,

首先要和阿草們聊聊天培養感情,

接著再學習賽德克人砍人頭的狠勁將它們從腳底斬斷,

再把他們放在荒郊野外任陽光曝曬,

大概要曬三天三夜,直到榨乾了最後一滴血液才罷休

若是途中天公不做美下了場大雨,

這些牧草的身軀就沒有了價值,

最後這些枯肉乾骨用打草機綑成一大包一大包的牧草,

草包一個

草包一個

 

這些比人還高的大捆美食就成了阿牛的盤中飧,

而本次的苦主即為盤固拉草.

我去幫忙的時候只看見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已經光禿禿一片,只見一球一球的牧草堆在地上

劉大哥開著打草車,關二哥手拿著關刀,

噢不對,應該是開著山貓以時速120衝刺過來,

甚麼事山貓?

我確定不是在山林中奔馳的兇猛野獸,

山貓本人出現了,帥氣無比

山貓本人出現了,帥氣無比

 

看著劉二哥熟練的用山貓將一包一包的牧草放入卡車上面,

頓時覺得熱血沸騰,

還記得我兩年前就和牧場大哥們提到我很想要學開山貓,

不過因為牧場工作繁忙,提了兩年也沒有機會可以學習,

山貓的開法和一般汽車完全不一樣,沒有方向盤的牠.

是用兩根桿子來控制前進後退轉彎,

至於靈巧的鐵腕則是使用雙腳控制.

看著草原上一綑一綑的草包越來越少,

倉庫的草包越來越多,

大哥們額頭上的汗水也越來越不聽使喚,

想想以前上課時教室裡的草包那麼多,

老師應該也是滿頭大汗吧....

 

回牧場時劉爸爸很有感觸的說,

養牛實在是最辛苦的畜牧業,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就算一天24小時都在工作,

也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

所以我們每一口香純的牛奶都要心存感激,

尤其最近牛乳價格要些許調漲了,

若是生乳的收購價格也有利於農民,那未嘗不是件好事.

想到這些辛苦的工作就覺得很合理了.

 

下午餵飼料前劉爸爸給了我當兵前的最後一個大禮物,

就是讓我開山貓!

等了兩年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天,

我開著山貓從桃園開到了台北,剷平了101,

接著囂張地開回牧場,

發現我坐在山貓的椅子上做白日夢.

不過確實駕馭了這頭阿貓真的是很愉快,

以後在牧場工作又多了一些能夠幫忙的事情.

風吹草低見牛羊,
我這死都市人竟人問劉爸爸這片稻田是種甚麼

風吹草低見牛羊, 我這死都市人竟人問劉爸爸這片稻田是種甚麼

 

 

牧場裡面的重機械太多了,

打草機,飼料攪拌機,堆肥機.....

我會開的還是太少,

兩年的出診時間過得很快,我學到的仍然不夠

當兵前出診的最後這天,我高高的站在輪胎就比我還高的飼料攪拌機上面,

拉風的跟著劉爸爸餵飼料,

雖然吆喝著阿牛是不會理我的,

雖然有點像神經病但卻又有如傑克船長一般拉風的在甲板上乘著風,

下一站是國軍地獄,

也許離開地獄後,

會有一片這樣的牧場是我能夠揮灑的空間.

回程的路上在高速公路看見了難得的美麗彩虹作為happy ending

回程的路上在高速公路看見了難得的美麗彩虹作為happy end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龔阿嘉 的頭像
龔阿嘉

大動物小獸醫

龔阿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